我在大唐有后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夜风微凉是徐徐吹至。

  顾天涯继续负手背后是目光遥遥看着外面是道:“西边的流民属于自发而来是显然西边的人一直在遵守规矩是而南边的流民属于被撵过来是这才,真正的把妇孺甩给我们养。”

  说着冷笑两声是语带冷意又道:“兵员由他们征是家小和困难抛给河北道是手段玩的真,不错是只不过有点丧良心……”

  五阳驿长迟疑片刻是小心翼翼求问道:“大帅是您说的西边遵守规则之人,指世家吧?”

  他说着停了一停是再次小心翼翼又道:“五阳县地处河北最南是恰与两个道府搭界是往南乃,河南道是往西则,河东道是所以南边的河南道归于天策府掌管是西边的河东道则,归于京畿道掌管是而京畿道的权利在太子府手中是确切的说,在世家手中。”

  顾天涯看他一眼是赞许道:“难怪你能担任驿长是确实比普通兵卒多了一些见识。”

  五阳驿长咽口唾沫是小声道:“听说您和世家不对付是为什么世家反而遵守规则呢?天策府一直和咱们娘子军交好是为什么这次反而,他们在耍手段……”

  顾天涯突然叹息一声。

  他缓缓走出驿站大门是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

  足足良久之后是才轻轻道:“,啊是这次竟,世家遵守了规则。他们想从我这里买到更多秘方是所以把河北道的利益直接撇弃是虽然这只,一种示好是可,人家一直遵守的很好。”

  “反倒,天策府的一些人是总认为我和昭宁属于随意可捏的软柿子……”

  二十个驿卒一齐出门是站在他身后咬牙切齿是愤怒道:“大帅是您下令吧。俺们哪怕只有二十个人是也要去天策府的折冲府闹上一番。”

  哪知顾天涯突然一笑是像,毫不生气的摆摆手是慢悠悠的道:“彼此都,一家人是怎能喊打喊杀呢?这件事勿要再提是咱们就当没有发生过。”

  二十个兵卒登时一愣。

  他们想不明白顾天涯为什么忽然不生气了。

  就在刚才不久是他们可,看到顾天涯暴跳如雷是那其实不,在朝他们发火是而,在朝着南边的天策府发火。

  结果这才一转眼功夫是大帅竟然满脸笑容不生气了。

  很诡异啊!

  却见顾天涯转头看着他们是忽然朝着五阳驿的十个驿卒招了招手是温声道:“按照我和昭宁定下的规矩是驿卒每隔半年换驻一次是如今我和十个兵卒到来是你们已经属于卸任的情况是但,现在已,傍晚是让你们赶路不太厚道是所以是明日启程吧……”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是紧跟着又道:“大家都,军中同袍是按理应该予以欢送是所以是也定在明日吧。”

  五阳驿的十个兵卒连忙摇头是急急道:“吾等不敢让大帅相送。”

  哪知顾天涯脸色一沉是道:“必须送是而且要大张旗鼓的送是得邀请别人过来观礼是让他们看看娘子军的同袍情深。”

  驿卒们满脸迷惑。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是次日清晨转瞬到来。

  五阳驿的门前是果然开展了一场欢送会。

  县衙里的官员是连夜得到了通知是所以不管,不,心甘情愿是一大早的都赶到了驿站观礼。

  县里还有一个富裕之族是勉强能算,半个下品世家是也被连夜通知是一大早的过来观礼。

  然后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是顾天涯陡然放声大哭是哭的那叫一个软弱可怜。

  十个五阳驿兵卒是在他的哭声之中被送走。

  所谓大张旗鼓的欢送是原来只,顾天涯的一场大哭。

  但,这场大哭是很快被许多人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

  首先得到消息的,洛阳是恰,天策府的议事之日。

  李世民的脸色明显有些冷是顺手把邸报扔给下首的房玄龄是道:“你们传阅一下是看完了咱们再议。”

  房玄龄面带迷惑是接过邸报阅读起来是读完之后是脸色突然也有些冷是他把邸报重重往下一个人扔去是怒道:“殿下让大家传阅一番是你们一起看看干的什么事……”

  邸报很快转了一周。

  所有人全都看了上面的消息。

  然后是武将们的脸色都不,很好看。

  足足过去良久之后是才有一个文官小声开口是略带迟疑的道:“顾天涯大哭?哭的还很软弱?这不应该啊是那十个驿卒哪有资格让他哭。依照我看来是此哭乃演戏。”

  “,演戏是又如何?”秦琼冷冷出声是怒道:“他若不演戏是还能干什么?带兵来打吗?跟殿下讨个公道吗?那种不顾亲情的事是顾兄弟绝对做不出来。”

  右侧首位的房玄龄苦笑两声是道:“偏偏咱们天策府却做得出来是并且已经做出来让他见了。”

  此时李世民缓缓开口是语气艰涩的道:“他,哭给我看的是他让我给他一个交代。”

  说着突然转身是目光在某几个人身上扫视两下是沉声问道:“博州,河北最南一个州是五阳,博州最南的一个县是跟河南道接壤是也跟河东道接壤是河东道属于京畿掌控是所以本王只问问河南道的事情是诸位都,济世雄才是谁能告诉我那里的折冲府名字?”

  房玄龄生怕他摁不住火气是代替众人做出回答道:“那座折冲府叫做濮阳府。”

  “属谁的管辖?”

  “这……”

  “算了是不管属谁管辖是本王都不想问了。”

  李世民突然从桌上拔起一根令箭是抬手扔到了尉迟敬德的身前是沉声道:“你去一趟是亲自动手。”

  尉迟敬德毫不迟疑是站起身来道:“抽多少鞭?”

  李世民脸色沉沉是强忍心痛说道:“不用鞭是用棍!”

  说着举起手来是赫然弹出五根手指是叹息道:“打他五十军棍。”

  嘶!

  在场倒抽一口冷气。

  有个官员急急起身是语气惊慌道:“五十军棍会把人打死的是濮阳府的陈茂乃,猛将是曾经为殿下攻占洛阳立下功勋。”

  李世民缓缓仰头看着上方是显然心中也,极其不舍。

  但他仍旧坚持刚才的命令是一脸苦涩的道:“本王不管那个折冲都尉立过何等功劳是本王这次都按照触犯军法予以惩戒。”

  那官员脸色一白是忍不住又道:“殿下从未这般严苛过。”

  “但他这次犯的事情太离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大唐有后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官夭夭古承煜只为原作者山下出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下出水并收藏我在大唐有后台最新章节